国家中管局“十二五”重点专科(妇科) | “全国中医妇科流派联盟”成都传承站 | 省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TEL:400-700-5120 
首页  >  专题页面  >  中医挑战  >  文章列表  >  
国医大师邓铁涛话:中医是尖端科学
2015-05-24 10:00作者:上海泰坤堂来源:川沪名老中医网

各位同志,各位专家,各位领导,早上好!


本人有机会参与这个重要的会议——珠江论坛,在没有到会的情况下,能够来做一个发言,本人感到非常荣幸。在这里,对大会的召开,致以热烈的祝贺,祝贺大会圆满成功!下面就谈一谈我个人的不成熟的意见。


我要谈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从以色列与吉卜赛谈优秀民族文化传承的重要性。在座有些同志可能说,邓老的确老了,离题万丈。其实,中医的根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是天人合—。中医不是个微观的医学,是个宏观的医学,所以我还是按照这个传统来说的。第一个问题就谈到世界问题。


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两个民族。欧洲有一个流浪的民族,叫做吉卜赛,还有一个分布到全世界的犹太民族,最后复国了,成为以色列。我们从这两个民族做—个对比。以色列犹太民族,据统计,诺贝尔奖金获得者,2/3是犹太人:而吉普赛呢,今年遭到法国的驱逐,他们是大篷车上一个到处流浪的民族。那么,这两个民族为什么处境这样不同呢?我曾经了解了一下,不过,了解的不全面,据说,犹太人对儿童有三宝:第一宝就是熟读经典;第二宝不阻碍儿童的创造力;第三宝,是教育儿童遵守规则。那这就是犹太人优秀的民族文化的传统,就造就了与吉普赛完全不同的处境。这个对我有很大的启发。我们中国有5000年的优秀文化史,对世界文明之贡献,远远大于犹太民族吧。我整个讲话都会围绕优秀民族文化传承的重要性,再谈到中医的文化的传承。中医是中国文化的瑰宝,那么中医的传承与这个瑰宝弘扬密切相关,我就先说一说犹太民族文化的优点,对照我们自己该怎么做,所以我并没有离题。我曾经跟大会请示过,我不按照那个邀请书讲的那个内容去讲我的话,因为我感觉不能畅所欲言,所以我说我的。


第二个问题谈衡阳会议的精神要发扬。衡阳会议讲什么呢?讲中医的特色问题。我们原来的卫生部长崔月犁同志,本来是个西医,但是他就看到了中医的前途命运。他到一个中医院去看,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挂着梅兰芳的牌子,唱着朱逢博的调子。这就说到了我们中医的要害之处了。现在我们全国,无论教学、医疗、科研,都是朱逢博的调子,不是梅兰芳的调子。这是要命的。因为中国的文化就是中医的基本理论的源头。如果中医理论的调子都变了调了,那还是中医吗?所以,这个问题,是我们中医的死穴。这个死穴不点活了,我们中医的命运就变成吉卜赛了。


第三个问题我要讲到毛泽东主席对中医的评价以及后来的情况。毛泽东对中医的评价是很高的,说是“中医药学是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挖掘,加以提高”。那情况怎么样呢?原卫生部副部长王斌1952年横行霸道,要中医学习西医以改造中医,毛主席把他免职了,要西医学中医。但是,王斌是倒了,中医呢,曾经被打了一百年也打不倒。从那个汪大燮,把中医不列入教育系统,然后,余云岫要消除中医,而王斌则要改造中医。王斌是被毛主席撤职了,但是,王斌的思想——这个幽灵啊,就围绕中医的思想,还没有消灭。虽然,前些年那个“四人帮”要告别中医,我说那是民族虚无主义告别,不必介意,但是对王斌这个幽灵的思想,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王斌就是要改造中医。你是中医,不过你干的是西医,你想的是西医,你的思维是西医,你的研究是西医,这就要命了。所以这个王斌思想,我想请在座的同志你自己思考一下,有没有王斌思想的残余,如果有的话,赶紧把它丢掉,清除掉。你看,王斌倒了那么多年,到了1975年,邓小平同志复出,他批的第一个文件是什么文件呢?是有名的56号文件。56号文件要纠正的是什么呢?是中医乏人、乏术。而中医从解放前中国四亿五千万人的时候,有五十万中医。而前几年中央的统计,中医只有二十七万。那这不是乏人吗?乏术呢,就要考虑一下我们当前的中医院,到底你的中医的治疗率、治愈率占什么地位,有多大的比重?据说,有一个中医高等院校的附属医院的心血管科,那个科主任居然说,心血管科已经开除中医了。你说,王斌思想已经肃清了吗?还有我们自己培养的学生,不是有句名言吗?叫做:中医变也得变,不变也得变。这个是我们自己培养的我们的掘墓人啊!所以,这是最值得我们警惕的,我认为,要注意在我们中医界里面要肃清这个王斌思想,因为堡垒最容易攻破是在内部。外面的压迫我们都顶住了。100年,中医打而不倒,靠的是中医的疗效。但是,如果疗效都变成西医的疗效的时候,你说中医还存在不存在呢?所以值得我们深思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要当以色列还是吉卜赛?但是,幸亏我国有一个邓小平同志,邓小平的观点是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那和崔月犁部长的想法是一致的,崔月犁部长想的是中医,邓小平想的是整个中国。如果我们还是以一个宏观的看法来看的话,那么,社会主义到底怎么走?我们开国的时候,很大的标语,就是马列主义是我们理论的基础。好了,到了上世纪末,邓小平同志就提出了,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所提出是总结了马列主义的发展的。大家可以看看报,你看现在很少提马列主义,提的是马克思主义,而最新的提法是马克思主义要中国化、现代化、大众化。如果拿这几个来看中医的话,都适合。医学嘛,要中国化。将来西医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中国化、现代化。什么叫做现代化呢?就是病人花很少的钱,付出很少的痛苦,把他的病治好了。这就是现代化。而我们回顾医疗机构吧,刚好走的是相反的道路。—个骨折患者,用小夹板治疗的话,花钱又少,痛苦又少。不过医生就又累又得不到钱哦。如果采用开刀的话,那就要麻醉啊,等等等等,花钱很多。有可能早几天就可以走路,但最后还要把那块钢板拿出来。那到底哪个是现代化呢?所以应该要对“现代化”重新评价—下。但是,目前的制度,对中医很不利。就是我说的那个,既花钱少,病人痛苦又少,恢复的又好,那个功能恢复特别好,但是医生没有收到应有的报酬,医院收不到钱。因此,中医院不姓中,和这个制度也有关系,所以要谈医改的话,这就是很大的医改。要推广中医、发展中医,病人付出既省又合理,中医院能存活,就要从制度上支持中医,这是最大的医改。


再来看一看,从学术层面上,好像都是虚的,其实,那个是大的,决定这个小的。从学术来看,西医学是生物医学,它在哲学思想上是原子论。中医学是以人为本的医学,是充满了辩证唯物思想内涵的医学。西医学的方法论是“白箱论”,看得见摸得着,所以很迷人,很吸引人,而且承认那才是道理。而中医学的方法论呢,是“实践论”,神农尝百草嘛,就是实践,然后再到伊尹,通过再三实践把知识提高到有方剂学的内涵了嘛,我们用的麻黄汤、桂枝汤、等等汤啊,是伊尹的时候把多种食物合并起来产生了很好的营养价值,很好的味道,因此,移植到中医的医学里面,用药就有“君臣佐使”,而不是乱石打竹林,所以比何大一的鸡尾酒疗法,我们要比他高明,他只是伊尹以前的水平,把药集中起来用,听说河南的艾滋病病人成麻袋的药免费赠送,他们都不愿意要,因为他吃了,病一样,不想吃饭,不能劳动,受不了啊!这是西方的方法论的结果。而中医呢,中医的方法呢,是实践论,即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不断地提高,所以中医也可以说是“理论医学”,因为它集中提升成为理论了。我们的理论过去就是阴阳五行,藏象经络,说到经络其实是很了不起的,我预言,经络如果世界都认识的那一天,都承认它的存在的话,世界医学就要起革命了,最小的不是神经,是经络,经络解决了,许多问题就解决了。所以中医的理论是很宝贵的。又比如说那个“砭石”,西方看你这是迷信,那个石头刮刮就好啦?有什么道理啊,以前的确说不出来,我们就只能说这是经络的道理。但是到了二十一世纪,我的朋友谢南柱(物理学家)请了个地质学家去分析山东砭石,原来是方解石类,内含二三十种成分,而且当它加了温的时候,这个砭石能够放出低频的红外线,刮的时候能发出超声波。因此,人们认为最落后的东西,原来它是最先进的。这就是中华文化的传统的优秀的威力所在,因此,我们在肃清王斌思想,你才能看的见,承认这些是科学、真正的科学,而且是尖端的科学。为什么说是尖端呢?你看外国的航天员上天,不是有一种叫做“航天运动病”,发病率是百分之五十。我们的航天部请王绵之老先生去给他们的航天员做“治未病”的工作,给他们调理身体,结果我们的航天员一个个上天回来自己能够走出舱,外国的航天员出来心跳一百多,我们的航天员的心跳基本上前后一样,谁的功劳啊,中医的功劳,外国不是比我们早半个世纪就研究这个病吗?没解决啊。王绵之老先生—年多的时间把它给解决了,不幸王绵之老先生已经过世了,很可惜,我们很怀念他。他带着他的博士生去研究这个运动病,大概—两年不到吧,问题就解决了,你看中医到底是不是科学,中医是不是尖端科学:谈谈这个SARS的战斗,我们第一附属医院他们自己都说三个“0”,我说应该是四个“0”,什么三个“0”呢?零死亡,零转院,还有零感染(学生也好,医生也好,护士也好,护工也好,没有人感染),我说应该还要加—个0,就是零后遗症,你说谁要换骨关节啊,谁有关节坏死啊,没有;最贵的病人出院才五千元,香港的病人几十万上百万,而且死亡率是17%,这不就是对比吗?怎么统计,不用统计学,就可以得出最后的结论,一个是17,广州是4,北京开始不让中医介入,后来吴仪副总理命令介入了,5月为界,据闻中医介入前后死亡率之比是5:1,有统计学意义吧。不过说到医用统计学呢,那就要命啦!听说孟庆云同志说过医用统计学是中医的杀手,我认为他的说法很精辟,因为蒲辅周老先生在上世纪1956、57年期间,儿童医院请他去抢救乙脑,西医治疗的死亡率 30-50%,蒲辅周的治疗率,我没有详细的统计,据说他没有死亡的病例,也没有后遗症,后来卫生部请专家去鉴定,统计学专家就说了,治疗了那么多病例,但是用的药方呢,是十九、二十个方,最后的结论是“无统计学意义”,这一句定论就把蒲辅周的疗效抹去了!蒲辅周的那种经验是幸亏中医在总结了,但是卫生部没有宣扬它是一件中国对世界人民伟大的贡献,没有公之于众,这就是王斌思想的存在的结果。


中医学的基础理论是怎么得来的,它的基础理论是个黑箱论,黑箱论是它的方法论,它就是不断地输进信息,反馈信息,然后得出来的。所以,也可以说中医是信息医学:你看张仲景没有解剖病人、死人,但是他就知道脾脏有免疫功能,免疫功能是现在的术语,张仲景怎么说呢?“四季脾旺不受邪”,就是说—年四季你的脾都健旺的话,你就不容易得病,那这不就是免疫功能吗?而西医知道脾脏有免疫功能不到半个世纪,原来所有脾脏受伤的就把它切掉,认为脾脏是没用的。这种思维,也来源于它的模式,它是生物模式,—个白老鼠生病了,把脾切掉无所谓,可以把它应用在人的身上,这是它的白箱论的来源。那么张仲景的说法呢,就是从实践、认识、再实践、认识得来的。你看,相差一千七八百年了,我们没有解剖学,但能认识这个脾脏的功能。还有,有人说西医了不起,能够换心、换肝!的确这方面是做了大量的实验研究工作,取得了很了不起的成绩。但是中医对这个方面有没有作用呢?我举一个例子,北京的樊正伦同志,他治疗一个病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性,她的病是什么病呢?她是换了肝脏,遇到排斥。这个排斥,用尽西医的方法解决不了,最后认为她的生命只有最后三四个月了,没办法了。后来找到樊正伦医生去治疗,他就用中医的理法方药来去处理这个病人,原先他也是没有把握的,但是他就按照中医的理法方药去处理。他开了七天的药,七天后病人来了,首先是全身的黄疸退掉了,胃口开了,他说有希望了,最后继续用中医的理法方药把她治好了。这个病人最后去见了给她换肝的那个医生,那个医生说,不可思议。这个不可思议不就是尖端么!所以中医面对没有见过的疾病,甲流、SRAS疗效都不错,它没有几十万倍的显微镜啊,找不到病毒的元凶,它的模样是不是冠状还是什么状,不知道,的确你是不够科学,元凶你都找不到。但恰恰就是这个紧靠黑箱理论的医学既能够治好它,又能够预防它。刚才我讲的附—院的那个,你说它几十例多少例也好,它就是我的同学刘仕昌老教授为主的团队创出来的成果。邓小平说检验真理的唯—标准是实践,这个问题值得研究,研究—个新的符合辩证法的统计学来。不能说不符合现在的医用统计学的原理就—切都丢开。樊正伦先生不是国医大师啊,他下过乡去种过树,是上山下乡的一代,那这一代人也能够在科学的尖端上面去摸爬滚打,靠什么?靠中医的基本理论啊。所以不要轻易地用这个白老鼠点头不点头,而把整个中医的精华都丢光了,这是最危险的,这是我们老中医最放心不下的问题。因为过去的王斌思想的影响,我们的教育医疗科研它的模式几乎都全盘接受过来了,就等于第五次反围剿,全盘崩溃。那就是用共产国际的理论指挥了嘛!过去四次反围剿都是用毛泽东思想,用中华文化加马列主义指挥的,它就成功,所以现在为什么提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我们对有些人体组织结构不清楚,而能够当医生,那是因为我们可以得到那些组织结构更更深入的信息;而西医是掌握了它的外形,而且是死的,不动的,或者动的是动物身上实验出来的,距离人的距离还有一段,所以它还有很长的路走。但是我们也有很长的路走,而且我们已经走了五千年。如果我们把走了五千年得到的结果轻易地丢掉,那还是炎黄子孙吗?那是叛徒。所以这个问题既是学术问题,也是民族文化的国家大事。


最后,我说—说我的观点。胡锦涛主席不是提出“科学发展观”吗,我也学习学习,我思考中医学的科学发展观,中医的科学发展观我认为:四大经典是根,这条根很重要。而过去我们的教育呢,就把这个四大经典贬低为选修课,二、三十个课时就完了。但是我们现在走到医学最前沿的是什么?是上工治未病。这几个字来源于哪里啊?来源于《内经素问》啊。我们就把世界的医学,第—道防线从医疗医学提高到健康医学。我们的目标不是治病,而是要求人人健康。你看,水准高啊,谁的水准低啊。所以我们现在就要重温四大经典著作,里面很多很好的。《内经素问》第一篇就是《上古天真论》,所以我说是理论医学嘛。整个《内经素问》都是以“论”名篇的。张仲景的书是《伤寒杂病论》,也是以“论”名书的。金元时代的《脾胃论》、《瘟疫论》,到了清代的《温热论》,所有的书都叫论。说明都是提高到理论高度的,我们中医不是实验高度,是理论的高度。所以“四大经典是根,各家学说是本”,那么我们是不是停留在战国时代,秦汉时代呢?不是。还有各家学说,不断的发展。所以各家学说是本。这个本可以算到民国时代止。“临床实践是生命线”,其实中医离开临床就没有生命了,生命就停止了。因为医学是应用科学,应用上治不好病,你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啊,所以“临床实践是生命线”。回顾我们这二三十年来的博士生、硕士生,那些研究生培养出来的,到底有多少是在临床得到提高的,有多少是通过让白老鼠点头得到证书的,这个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当然中医不是不要实验研究,将来的发展是要实验研究的,所以我谈到,“临床实践是生命线”。但是现在全世界的医学,缺少的是仁心仁术这个医生的灵魂。美国为什么那么有钱,它都解决不了人人享有医疗卫生的这一条,而且它的保险公司要破产,因为它的医疗药费越来越高。PECT我们国家照—次就要8000-9000元,而且不是治疗啊,只是诊断一下转移,其实这个是科学也是不科学,说他科学只是照清楚里面这个时间段人体里面的—点,而不能代表这个人整体以及他的—生。我们知道这个癌细胞会产生也会被我们的防卫的细胞,吞噬细胞吞掉,所以见到癌细胞,却见不到下一段它可能被吃掉厂,所以这个8000块有什么作用啊。我认为它是害人而不是有益于人的,但是“科学”认为这是最尖端的,能够看的那么清楚。所以它的医疗费呢,美国的医疗费是天文数字。如果我们全盘西化,中国有十三亿人口都来一个通盘地检查,我们国家的生产力,不要说吃饭了,钱都给外国搬走了,它的仪器进来卖了多少钱,以后又付出多少钱,就会亡国啊。所以这个实验研究不是不要,但是要在中医的理论指导下去干、去进行研究仪器自己生产。要有“仁心仁术”,要用这种思维去做卫生工作。另外一个呢,我认为,现在还要再加一条,要以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思想结合中华文化做指导,挖掘中医宝库。毛泽东说,“中医是伟大的宝库”,要用哲学思想去挖掘这个宝库。让这个宝库与新技术相结合,是自主创新的大方向。中医还是要发展的,这就是方向。而且挖掘我们五千年留下来的这个宝库,去挖宝,这个宝又要和现代的新技术相结合,而不是简单的中西医结合就能使中医前进。中西结合远远不够,有时候它还可能拖中医的后腿。一定要和新技术革命相结合。什么叫做新技术革命?这个词是来自美国的未来学家阿托普勒的《第三次浪潮》,新技术革命提出5条,一个是信息革命,一个是生物技术革命,—个是新材料革命,什么是叫做新材料革命呢?就是原来没有这种材料的,我现在要创造这种材料来。我家里就有个新材料,别人送的我有两把刀,很快的,比钢刀还快,但是不能掉地下,一掉地下就烂了,因为它不是钢铁,它是瓷的。这就是“新材料技术”。还有就是海洋技术,海洋现在我们只能下到6000米, 6000米以下是个禁区,要到达海底还要努力,所以这是海洋技术。第五个是航天技术。就是航天,到月球去,到火星去。那么航天技术就有了我们中医了,你看我们航天员在航天器里面吃中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在航天器里吃中药。


我们认为还要将马列主义的中国化、现代化再加上大众化。中医药是最大众化的了。是吧。我过去病是靠我的祖母治的,不是靠我的父亲,那时我父亲还没有学医。我生了癞疮,我的祖母就去药材铺买了水银和硫磺。回来一煮,就混合了。我们很穷嘛,地下是泥地嘛,她就拿个筷子,捅一个孔。把那个熔化了的水银和硫磺倒进去,等干了拿上来,然后找个钵头,用油来磨,就涂上几次医好。我祖母治疗了我不少病。她就是个群众嘛,她没学过医啊。所以中医还有个大众化,中医的优点,越说越多。中医这个优秀的传统文化,如果我们这一代不能去发扬它,那就说明我们这一代是笨蛋。如果我们这一代把中医丧失了,那我们是罪人!我的话讲完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