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小儿”第四代传人寇成荣认为,中医学既是一门实践科学也是一门经验医学,在诊治过程中要“知常”、“达变”。根据小儿生理病理特点结合自己临床心得将家传“健胃理脾汤”、“消疳祛积饮”二方广泛应用于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及皮肤病等的治疗中,经过长期临床观察有良好的疗效,拓展了该方的治疗范围,打破了原来家传方只局限于消化系统内的诊治局面。


寇老认为小儿时期生理功能尚不健全,脾胃易受损伤,即所谓“脾常不足”因脾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主运化。表现在一是助胃的消化,二是将消化的精微变为津液气血,输送到脏腑四肢百骸,由于各种因素造成脾胃不和,运化失健是小儿脾胃病的重要病机。所以,消积和胃、理气健脾为该病的重要治疗法则。

小儿积滞症状

乳食内伤,停聚中焦积而不化滞而不行的一种脾胃病证。临床以口臭、不思乳食、脘胀、食不化、午后潮热(手足心)、大便酸臭或便秘、厌食纳呆、呕吐酸腐、咽喉红舌苔垢腻、脖颈以上蒸蒸汗出;脘腹胀满烦躁夜卧不宁为特征。


小儿积滞治则

临床治疗中常以消导为主兼清其热。

小儿疳积临床表现

小儿脾胃虚损、运化失调、吸收功能障碍,导致脏腑失养,气液干涸,形体羸瘦以及气血不能营润肌肤、四肢百骸,继而影响小儿生长发育,而成为一种病情重,病程长的慢性营养障碍疾病,它包括现今临床上最常见的小儿厌食症在内,即西医所谓小儿慢性营养不良症。临床上所表现未不同程度的形体羸瘦,干涸、生长发育缓慢、头大项细、四肢软弱、懒于行动、目呆滞而困倦、甚至白膜遮睛、口唇淡白或深红、喜食泥土等异物,喜卧冷地,易生疥癣头疮,大便清白黄沫、或硬结、腹部胀满毛发稀疏或焦枯如穗,或直立,并无荣润之泽等。


小儿疳积症的病因病理

1、先天禀赋不足      2、喂养不当,营养失调      3、饮食不洁,恣食不节


小儿疳积症诊治

疳积证的治疗原则是:消疳去积,健胃理脾,分为实证、虚证、虚中夹实三种证型论治,根据病情采取行消利导之法,但是务必服药中病即止,同时还应该配合挑疳手法(针刺四缝穴),以振奋中气,促动脾胃运化。


护理健康教育

饮食清淡 + 三餐规律 + 营养 + 寒温适度 + 适当户外锻炼

用75%酒精棉球局部常规消毒后,用一次性采血针点刺四缝穴挤出清液或淡黄色粘液,再以干棉球压迫止血即可。调畅血脉,舒展气机、清热除烦、调和脏腑,以振奋中气,促动脾胃运化。《针灸大成》就有记载刺四缝可治“疳症”。近年曾有报道动物实验证明针刺四缝穴可使肠中胰蛋白酶、胰脂肪酶、胰淀粉酶含量增加,从而促进患儿消化功能。

病例1:男,1.5岁,2011年8月16日初诊

主诉:咳嗽痰鸣2天

现病史:3天前患儿因发热38—39度给予 美林柴黄颗粒 退热药治疗。热势反复,后在门诊查“血常规”示单核细胞比率13.9%↑其余正常。查体咽部发红,并予以 喜炎平 肌肉注射后热停。2天前,患儿始出现咳嗽,无喘息有痰鸣伴清涕、喷嚏、纳差,肺部未闻及明显啰音、咽部发红、舌红苔薄黄指纹红。

诊断:风热咳嗽(支气管炎)

治则:疏风清热 宣肺止咳

方药:连翘、 荆芥等 2剂 服药后患儿咳嗽咳痰症状消失。

病例3:男 3.6岁,2011年11月21日初诊

主诉:发热,咽痛2天

现病史:2天前患者无明显诱因出现发热 T:38.9℃伴咽痛故来院求治。现症仍发热T:38.2℃神差,查体:咽喉红,咽痛,双扁桃体Ⅱ°肿大充血,左侧扁桃体可见白色脓点,查血常规WBC14.25↑,N78.02↑舌红苔厚,大便干,脉数。

诊断: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热毒内壅)

治则:疏风清热 解毒利咽

方药:银花、连翘等2剂,水煎一天一剂。11月24 日复查诊,患者精神可,发热退,咽不痛仍充血,脓点不明显,舌尖红苔厚,复查血常规,WBC9.14, N68.12,原方去味2剂,服药后病愈。

病例5:男,5月10天,2009年7月26初诊

主诉:口腔白膜20余天

现病史:患儿出现2天后,到医院求治西医诊断“白色念珠菌感染”(鹅口疮)予以 碳酸氢钠片 漱口每天3次。口腔白膜症状有缓解,始终未消退完。现症:口腔两侧仍有白屑,周围粘膜红,舌尖红甚,吮吸母乳时其母自感口热,大便偏干,指纹青紫。

诊断:鹅口疮(心脾积热)

治则:清心泻脾

方药:消积一号加减2剂,令其母勿食辛辣煎炸食品,哺乳时清洁乳头。7月29日复诊,患儿精神好转,吃奶口热症状减轻,大便不实,查体口腔白膜范围减少周围粘膜微红。予以健胃一号加减 2剂。8月2日再诊,口腔白膜消失,精神食欲正常二便调予以健胃理脾汤2剂以善其后。

病例7:男,2.7岁,2012年2月1日初诊

主诉:反复发热2天伴咳嗽

现病史:发病前2天因外感后发热,T: 38-39℃家长买药 小儿感冒灵臣功再欣 等药及物理降温后体温降至正常范围,午后体温易反复。T: 38.5℃ 血常规 WBC14.85 ,N70.5 ,M2.02 ,少咳有痰,双肺呼吸音粗,咽部红,食差,便干,舌红苔厚,指纹滞。

诊断:伤食感冒发热

治则:疏风解表 消积退热

方药:荆芥、 防风等 2剂。水煎服一日一剂。2月4日复诊,患儿热退,咳嗽减轻,咽部充血不明显,大便稍稀,复查血常规WBC 6.69, MONO1.18舌红苔厚指纹滞。诊治同前,方药消积二号增减,2剂煎服。2月7日三诊,患者咳嗽消失,食欲一般,大便正常,舌红苔薄。予以健胃二号增减3剂以善其后。

病例10:女,3月,2010年2月3日初诊

主诉:腹泻2天

现病史:2天前患儿因外出晒太阳后当晚出现腹泻,自服 思密达 症状缓解不明显。现症大便仍稀3-4次/天风泡状伴黄白色颗粒,大便酸臭,神可,食欲正常,舌红苔薄,指纹淡。

诊断:风热伤食腹泻

治则:疏风解表 健脾止泻

方药:2剂水煎服;2月5日复诊,家长述患儿大便成形,颜面部湿疹较明显,舌红苔白薄,指纹淡红。予以健胃一号加味3剂以善其后。

病例11:男,3.6岁2010年4月12日初诊

主诉:左脸颊及舌尖溃疡,3天

现病史:其母代诉病前感冒后出现咽痛口腔溃烂且拒食,经服西药及口腔喷雾(具体不详)治疗未见好转,欲改用中药治疗。现症:患儿烦躁,咽部红,左脸颊、上颚及舌尖有米粒大小两个黄白色溃疡,周围焮红,伴有轻微发热,口臭,大便偏干,舌红苔薄黄,脉浮。

诊断:口腔溃疡(风热夹食)

治则:疏风清热 消积解毒

方药:消积二号加减2剂;4月16日复诊,患儿较安静,其母诉稍能进食,大便稀,查其口腔溃疡面变小,周围红不甚舌红苔后白黄,属湿浊上犯,故以厚朴、 苍术、枳实、白蔻等 2剂,煎服法同前。4月20三诊,病情明显减轻,患儿精神及食欲好转,遂以健胃理脾汤加味2剂以善其后。

病例13:男,2.7岁,2007年6月10日初诊

主诉:反复流涎2月多

现病史:2月前,患儿因伤食后出现纳差,夜间烦躁,流口水等症状,后经中药治疗,食欲及睡眠好转,其家长未重视。现流口水症状逐渐加重,日换围嘴8—9个,涎沫带腥味起丝状,食欲精神欠佳,口臭,唇红,舌苔厚,大便偏干,指纹暗。

诊断:伤食(脾胃积热)

方药:消积二号增减2剂,2007年6月15日 二诊。患儿流口水症状减轻,涎沫无明显腥味,食欲一般,眠差易惊,大便略稀,唇红,舌红苔厚,指纹暗滞。方用健胃二号加减2剂,2007年6月20日三诊。患儿流涎症状明显减轻,每日换围嘴2—3个,涎沫无腥味无丝状。方用健胃二号加参苓白术散化裁4剂以善其后。

病例15:男1岁半,1989年8月16日初诊

主诉:食欲不振,消瘦半年

现病史:患儿因半年前腹泻多次住院,后来渐渐胃口不佳,身体消瘦,经过中医药治疗效果不明显。面诊:面色青黄无华,形体消瘦,精神不振,毛发焦枯,两目无神,腹大微现青筋,腹泻一日数次,排出物完谷不化,指纹紫淡。

诊断:疳积证(营养不良)

治则:益气养胃,温补脾阳

方药:健胃理脾汤加味2剂。二诊:服上药后精神好转,两目已现光泽,腹胀口渴症状消失,腹泻次数有所减少,但是仍完谷不化。上方加减服4剂后诸症基本消失,大便清而不成形(日1次),有少量的不消化食物残渣,上方加减服2剂后大便正常,食欲增加。遂以益气补脾温中健胃善其后,随访患儿饮食,二便调,面色红润,体健活泼。

病例2:女,1.3岁,2008年11月2日初诊

主诉:反复流口水20余天

现病史:流口水前患儿因感冒一次,经西医治疗感冒症状消失,继而不吃东西。现症流口水清稀,纳呆,面色白,夜间烦躁,大便溏,舌淡指纹淡。

诊断:伤食(脾胃虚寒)

方药:健胃一号增减2剂;2008年11月24日复诊,患儿食欲改善,烦躁减轻,大便成形,舌淡苔厚,指纹淡。方用健胃一号加味3剂以善其后。

病例4:女,6个月2010年6月12日初诊

主诉:腹泻2天

现病史:2天前,患儿无明显诱因出现腹泻,家长自购 思密达多酶片 有缓解,后因进食蛋黄遂出现腹泻,水样便日7-8次/天,口干唇红,烦哭少泪,皮肤弹性差,舌红,指纹暗红。

诊断:泄泻(水泻型)

治则:健脾益气 淡渗分利

方药:健胃一号加味2剂。服药3天后复诊,家长述患者腹泻次数明显减少,患儿精神好转,皮肤弹性改善,唇舌淡红,指纹淡红,继续用上方加减加强温脾健胃之功, 3剂以善其后。

病例6:男,4岁,2011年2月21日初诊

主诉:反复腹泻3天

现病史:3天前,患者因进食不洁饮食后出现腹泻,家长在药店购买止泻药但症状不缓解。现症神差,仍腹泻,肠鸣,腹痛,里急后重,粘液便,舌红苔厚,指纹暗。

诊断:痢疾(湿热内蕴)

治则:清热燥湿止泻

方药:白头翁、茯苓、白术、 秦皮等3剂水煎服。 2月25日复诊,患者精神好转里急后重消失,大便基本正常,食欲一般,舌红苔薄,指纹淡。予以健胃二号3剂调理脾胃以善其后。

病例8:男,5月,2010年9月25日初诊

主诉:腹泻,腹胀3天

现病史:两天前感冒后出现腹泻,风泡状,肠鸣,自服 感冒药安儿宁 等药,症状无缓解。现症仍腹泻,5-6次/天,肛门红,肛周灼热,伴喷嚏,清涕,舌淡指纹淡。

诊断:风热腹泻

治则:疏风解表 健脾止泻

方药:健胃一号加味2剂水煎服; 9月28日复诊,风泡状便明显减少,故将上方加减3剂以善其后。

病例9:男,2.3岁 2008年4月10日初诊

主诉:四肢皮肤疹子1月

现病史:患者1月前,因外出与家人游玩后,出现皮肤疹子,夜间睡热后痒甚,自己在药店购买"哌诺松软膏、地霜"外搽后症状消失。但易反复,每次发作后都用以上两药交替外搽,都能控制。后又因在外聚餐后出现皮肤疹子,家长又自行购买药搽1周症状缓解不明显。现症患儿双手肘弯,手背及腿部皮肤红色疹子相间粗糙脱屑,部分皮肤组织流淡黄水液,患儿烦躁,不停抓挠,舌红苔黄厚,大便干,指纹暗红。

诊断:湿疹(湿渍肌肤)

治则:疏风解表,除湿止痒

方药:消积二号加味2剂,水煎服,药渣煎水泡澡,忌服海鲜、发物辛辣之品。4月14日复诊,肘弯及手部皮疹好转,食欲一般,大便软,舌红苔厚,指纹暗。遂以健胃二号加味3剂煎服法及注意事项同前。4.21三诊皮肤湿疹基本消失,效不更方,继续前方3剂,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病例12:女,3.6岁,2011年4月15日初诊

主诉:全身皮肤红疹半天

现病史:发病前,患者进食过虾子后出现皮肤疹子,颜面部及四肢躯干部斑丘疹奇痒,急来我院就诊,西医诊断为“急性荨麻疹”,建议输液治疗,患儿家长不接受遂 来我科就诊。现症:急性痛苦病容,颜面部及臀部片状斑疹背部丘疹,不停抓挠,舌红苔厚,大便干结,脉浮。

诊断:急性荨麻疹(风团块、风丹)

治则:疏风止痒 凉血解毒

方药:忍冬藤、 荆芥、等2剂水煎服,药渣加陈艾、菖蒲,煎水泡澡,忌服海鲜、发物辛辣之品。4月18日复诊,颜面部斑疹明显减轻,臀部片状斑疹减少,全身皮肤颜色变淡,背部丘疹稍碍手,现食欲差,口臭,舌红苔厚,脉浮。予以消积和胃 疏风止痒,方药3剂病愈。

病例14:男,5.6岁,2010年4月23日初诊

主诉:反复肚脐周围痛2年多,加重3天

现病史:患儿病前因外出耍进食生冷零食后,出现隐隐作痛,持续时间半小时左右,疼痛发作时无发热、呕吐症状,用手揉按腹部可以缓解,在当地医院腹部B超检查无异常诊断“肠痉挛、肠功能紊乱综合征”予以 颠茄合剂 等解痉挛药及调节肠道菌群的药物治疗,症状有缓解一段时间后,又出现上述症状。疼痛发作不定时,家长及患儿极为苦恼。就诊时,患儿精神萎靡,面色偏黄,形体瘦,食欲差,夜间磨牙,烦躁,大便长期干,舌红苔厚,脉滑。

诊断:伤食腹痛

治则:消积和胃,行气止痛

方药:消积二号加味3剂。10月3日复诊,患者精神好转,自述腹部疼痛次数减少,食欲见好,夜间磨牙少,睡眠好转,舌苔厚,诊断同前,予以"健胃二号"加味3剂。10月8日再诊,患者家长述,未见患者腹痛,夜间睡眠好,不磨牙,食欲及大便正常,观其舌红苔稍厚,予以"健胃二号"加味4剂,以善其后。随访1年未见复发。

病例16:女,11岁,2011年4月16日初诊

主诉:口腔手部脚部疱疹1天

现病史:患儿1天前在学校上学时被校医发现手部有疱疹,遂来我科求治,查体:患儿口腔左侧颊粘膜有米粒大小红色疱疹,舌边有溃疡点,双手部掌指关节处有绿豆大小水疱5个,舌红苔厚。

诊断:手足口病(湿热型)

治则:清热解毒除湿

方药:忍冬藤、连翘等3剂水煎服,药渣煎水蘸洗。4月19日复诊,患儿口部溃疡创面缩小,口部及手部疱疹个数减少,口臭,舌红苔厚,大便略稀。予以消积二号加味3剂,4月25日3诊,患儿手口部疱疹及溃疡消失,食欲一般,睡眠好,二便正常,舌红苔薄黄。予以健胃二号加味3剂以善其后,随访病愈。